趙紉蘭:15歲嫁10歲李大釗,43歲痛失摯愛,他下葬35天她與世長辭

1927年4月28日,李大釗與二十多位革命英雄被處死,他犧牲時隻有38歲,傍晚時分,李大釗的愛妻趙紉蘭與女兒被敵人放回家中。

這對可憐的母女,還不知道李大釗已經犧牲,直到29日清晨,李大釗犧牲的噩耗傳到家中,瞬間就擊垮了家中的親人。

當時《晨報》的記者,就曾用文字記述了李家人悲痛欲絕的場景:

“李妻聞噩耗,悲痛號泣,氣絕復蘇者數次,病乃愈益加劇,以致臥床不起,小兒女繞塌環立,其孤苦伶仃之慘狀,見者莫不淚下。”

李大釗去世後,趙紉蘭和子女的生活一度陷入貧困中,因為種種原因,最終導致李大釗的棺木停放六年後才得以下葬。

然而,就在李大釗入土為安35天後,勞累一生的趙紉蘭在醫院與世長辭,緊追丈夫而去,這一對苦命的有情人,終將在地下團聚。

十五歲嫁給李大釗的趙紉蘭

趙紉蘭,生於1884年的1月21日,她是河北省樂亭縣大黑坨村人,家中雖然富裕,可趙紉蘭並不嬌氣,她為人勤勞儉樸,很得長輩的歡心。

趙紉蘭是家中的第三個孩子,她上頭還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姐姐,父親趙文隆早年在東北做生意時,就曾與原配妻子生下一子二女。

因嫌家中子嗣不旺,父親便又娶了鄰村的盛氏,也就是趙紉蘭的母親,盛氏過門後生下趙紉蘭,還給她生了一個弟弟。

據李大釗故居紀念館的館長介紹說,按照農村七拐八拐的親戚算法,趙家和李家算是親戚,李大釗還得稱呼趙紉蘭一句“姑奶”。

趙紉蘭

早年間,李大釗的祖父就與趙紉蘭的父親,在東北合夥做過生意,所以兩家人的關系也極為密切,這也是為什麼趙紉蘭會嫁給李大釗的原因。

趙紉蘭年幼時,李大釗的父親患肺部離世,之後不久李大釗出生,其母生下兒子不久也抑鬱死去,隻留下年幼的李大釗淒淒慘慘地活著。

1899年,15歲的趙紉蘭嫁給10歲的李大釗,二人之所以成婚,除了當地流行早婚之外,還有一個原因是李家缺人手,缺少照顧李大釗的勞動力。

李大釗四歲認字,七歲進入私塾讀書,這期間都是趙紉蘭照顧他,嫁給李大釗之後,李家的祖父年事已高,祖母癱瘓在床病痛纏身。

可以說,趙紉蘭過門後,是既當妻子又當媽,結婚六年後,李大釗被錄取為永平府中學堂的學生,趙紉蘭喜極而泣,她覺得自己多年來的辛勞沒有白費。

一年後,李家祖父病逝,挑起全家的重擔就落在了趙紉蘭身上,操辦葬禮時,趙紉蘭嚴格遵循了李家祖父的遺囑,隻簡單地辦了喪事,打算把省下來的錢供丈夫讀書。

可祖父去世的消息,傳到了李家外嫁的老姑耳中,李大釗的父親本就是祖父過繼的兒子,老姑自然不肯把家產留給這個過繼孫子讀書。

李大釗

在給祖父辦喪事時,老姑回來大鬧一場要分家產,喪事過後,李家的財產少了一半。

李大釗遭遇此等噩耗,已經無心上學,堅強的趙紉蘭抗下了所有的苦痛,硬是逼著丈夫回了學校。

此後,趙紉蘭發誓,無論如何她都要守住李家剩下的產業,無論是借錢還是當東西,都要供丈夫完成學業。

接連的喪子打擊

1907年,李大釗在天津考入了北洋法政專門學堂,同年,趙紉蘭生下了一個女兒,隻是很可惜,這個女兒最終夭折死去。

李大釗(第二排左起第4人)

失去孩子後,趙紉蘭並沒有過度地沉浸在悲傷中,因為李大釗上學的花費更多了,她四處籌集學費,不舍吃穿,對於妻子的幫助,李大釗也曾在書中如此寫道:

“釗在該校肄業六年,均系自費,我家貧,隻有薄田十畝,學費所需,皆賴內人辛苦經營,典當挪借,始得勉強卒業。”

之後幾年,趙紉蘭先後生下了兒子李葆華和李星華,有了孩子的陪伴,趙紉蘭的精神世界也豐富了許多,隻是多了兩張嘴吃飯,她比以往更加辛苦。

清王朝被推翻後,李大釗的思想也發了變化,他不再埋頭苦讀,轉而把目光放在了政治上,這時的趙紉蘭也隱約察覺到,丈夫遲早要離開這個家。

1913年的夏天,李大釗結束學業後,並沒有去找工作供養妻兒,他轉道去了北京,試圖尋一條出國留學的道路,同年,趙紉蘭生下了一個兒子。

這年的中秋,李大釗回家與妻兒團圓,還沒等趙紉蘭高興多久,李大釗就說:“我要去日本留學。”

丈夫不顧妻兒離家遠渡日本,換做一般人或許會有怨氣,可趙紉蘭不一樣,她知道丈夫的理想和追求,也支持他的所有夢想。

之後,趙紉蘭四處籌錢,約莫三個月後,李大釗從天津取道去了日本。

丈夫離家不久後,趙紉蘭打起精神準備好好養育孩子,支撐起這個家,可是災難很快就降臨了。

年幼的小兒突然得了天花,無論趙紉蘭如何精心照顧,都沒能留住孩子的性命,她眼睜睜看著孩子死去,痛不欲生。

失去幼子之後,趙紉蘭把身邊的兩個孩子視若珍寶,生怕他們再出意外,帶著孩子獨居三年後,李大釗從日本返回,並在北京創辦了一家報社,名為《晨鐘報》。

李大釗(前排左五)與《晨鐘報》同事在北京中央公園(今中山公園)合影。

隻是很可惜,李大釗的創業之路還沒開始多久,就因為與政界的高官發生矛盾辭職了,這也讓他有了時間在1916年回家過中秋。

1917年的春節,李大釗為創辦《甲寅》日刊奔走,因為工作太忙的緣故,導致他四年都沒有時間回家和家人過年,而趙紉蘭也因過度思念丈夫而抑鬱成疾病倒。

趙紉蘭四月份病倒,忙碌的李大釗在五月份時才抽空回家,這次回家,也讓趙紉蘭完完整整地擁有了丈夫兩個半月左右,妻子的身體康復後,李大釗返回北京繼續工作。

直到1918年的2月份,他才回家給趙紉蘭過三十四的生日,並與家人共度了一個春節,因為與家人長期分離的緣故,李大釗開始有了把家搬到北京的想法。

同年的暑假過後,在丈夫的幫助下,趙紉蘭帶著兩個孩子去北京定居,他們住在了宣武門附近,賢惠溫柔的趙紉蘭也被李大釗介紹給了許多名人認識。

因為謙虛有禮,趙紉蘭被文人教授們熱情款待,她也成了大家公認的賢妻

俄國十月爆發後,李大釗開始研究十月革命,也是趙紉蘭搬去北京的兩個月後,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了。

那段時間,李大釗更忙了,他忙著四處演講,忙得連吃飯都抽不出時間來,看見忙碌的丈夫,趙紉蘭沒有抱怨,反而對他生出一股愧疚來。

在趙紉蘭看來,丈夫如此辛勞肯定會生病,如果她早一點來到北京照顧丈夫,或許能讓他的身體更加強健些,這樣他忙工作時也不會那麼累。

1919年5月4日,五四運動爆發,導致李大釗忙上加忙,之後陳獨秀被捕入獄,李大釗更是急得坐不住,他四處奔走試圖將陳獨秀救出監獄。

此刻的趙紉蘭也在擔憂著丈夫安危,她整夜地睡不著覺,再加上她已經懷了孩子,因為多思的緣故,身體也越來越差。

李大釗

為了妻子的安危,李大釗忍痛把妻女送回了老家大黑坨村,自己則帶了兒子葆華去昌黎的五峰山避居,九月初,李大釗又把兒女送到了樂亭去讀書。

之後,李大釗獨自回到了北京,一個月後,趙紉蘭生下了一個女兒,取名炎華,生產之後的趙紉蘭更加擔憂丈夫的處境,她每時每刻都在期待著丈夫平安歸來。

一直到1920年2月,李大釗才從天津取道回家,之後不久,李大釗又回到北京,然而同年的春天,炎華得了天花性命堪憂,趙紉蘭無奈之下給李大釗寫了一封信,讓他速速回家。

幸好,小炎華扛了過來,脫離了危險,李大釗因為工作的緣故,便在清明前夕又回到了北京,後來的趙紉蘭才知道,那時的李大釗忙得難以脫身。

為了不讓丈夫惦記,趙紉蘭決定再次去北京與丈夫團聚,同年的暑假結束後,李大釗回到老家接走了妻兒,一家子終於在北京重逢。

那時的李大釗一個月有兩百塊工資,按理說可以養活一家人了,可到了月底發工資的時候,李大釗拿回來的錢總是不夠。

經過詢問,趙紉蘭才知道丈夫慷慨地接濟了很多窮學生和窮工友,他還抽錢出來給組織做經費用,彼時的趙紉蘭沒有抱怨,而是想盡辦法東挪西湊,來讓家中的經濟不那麼緊張。

李大釗家中貧困的事,不知怎麼地傳到了蔡元培的耳中,為了再次避免李大釗接濟別人,他直接讓會計扣下一些工資,轉頭就把它們送到了趙紉蘭手中。

蔡元培的這種做法,確實改善了李大釗家中的經濟狀況,為此,趙紉蘭對他充滿感激。

中國共產黨成立後,李大釗成了北方組織的主要負責人,這也意味著他的責任更大了,同時也意味著趙紉蘭又過上了擔心丈夫安危的生活。

在憂心忡忡的日子裡,趙紉蘭接連生下了一兒一女,分別取名為鐘華和光華,之後,李大釗四處輾轉,奔赴在革命的道路上。

而李大釗不在家期間,趙紉蘭和孩子們也受到了騷擾,兒子葆華在家門口玩耍時被流氓暴打了一頓,這群流氓夜裡還闖入了李大釗的書房中,一通翻找,仿佛是有人指使一樣。

某天夜裡,李家又來了一條發瘋的狗,咬傷了照顧兒子光華的保姆,而且就連大白天的時候,李家門口都會有幾個無業遊民四處轉悠。

起初,趙紉蘭還以為是對方見自己男人不在家,故意上門搗亂,直到1924年的1月份的時候,李大釗去了廣東開會,幾日後,李家就進了賊,天一黑就有人在房頂上走來走去。

剛開始,趙紉蘭不得不找人來家裡守著,直到某天夜裡,小賊故意砸碎了屋簷下的洗臉盆,趙紉蘭才知道是有人指示他們來李家搗亂。

無奈之下,趙紉蘭隻好托人找房子,搬到了銅幌子胡同甲3號居住。

1924年春天,小女兒鐘華患上了白喉,卻被醫生誤診為肺炎,最終導致孩子悲慘死去,而這一年,李大釗也遭到了北洋軍閥政府的搜捕,他隻得急匆匆帶著兒子葆華避難於五峰山。

李大釗

丈夫和兒子離開的當夜,李家來了很多軍警四處搜查,為了保護身邊的三個孩子,趙紉蘭再次帶著他們回到了大黑坨村,二十來天後,李大釗赴蘇,並給趙紉蘭寄了一封信保平安。

多年的奔波和失去幾個孩子的痛苦,已經讓趙紉蘭成長為一個堅強的母親,為了不讓丈夫擔憂,她打起精神撐起了這個家。

1924年的秋天,趙紉蘭帶著孩子再次回到北京,等著赴蘇聯的丈夫回家,盡管趙紉蘭知道那時候的北京很危險,可她還是想讓丈夫明白,無論他何時歸來,北京都有個溫暖的家等著他。

這次回到北京,趙紉蘭沒有回去胡同甲3號房子,而是找李大釗的朋友合租。

期間,李大釗給她來信說要一件皮大衣過冬,趙紉蘭心裡便放松下來,她隻希望李大釗越晚回國越好,離這個是非之地遠遠的。

不久後,北京局勢突變,馮玉祥囚禁曹錕又邀請孫中山北上,同時撤銷了對李大釗的通緝,一個多月後,李大釗返回北京與家人團圓。

回國後的幾個月內,李大釗繼續忙著自己的革命事業,趙紉蘭則安心在家料理家事,一點都不讓李大釗操心。

丈夫下葬35天後她與世長辭

1926年3月18日,段祺瑞制造了三一八慘案,李大釗在這次慘案中險些遇難,18日深夜,他匆匆回家後交代幾句後又匆匆離開,次日清晨,李大釗再次被敵人通緝。

直到國民軍攻入北京趕走段祺瑞後,李大釗才再次回到家中。

可在他過了五六天的安寧生活後,張作霖進入了北京,並下令逮捕李大釗,與此同時,趙紉蘭再次懷孕,她挺著大肚請求丈夫撤去南方工作,可都被李大釗拒絕。

1926年的12月,趙紉蘭生下兒子,取名欣華,為了照顧丈夫的生活起居,欣華滿月後便被趙紉蘭交給了保姆照顧,她自己則帶著兩個女兒去了李大釗工作的地方,照顧他與戰友的日常生活。

1927年的4月26日,張作霖不顧國際法規,強行從蘇聯駐華大使館轄區帶走了李大釗等多位共產黨人。

入獄多日後,李大釗才在法庭上與妻子見了一面,為了不連累家人,李大釗一直強調妻子隻是個家庭主婦,孩子們都還在上學,並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工作。

報道李大釗執行死刑的報紙

而法庭上的趙紉蘭哭成了淚人,丈夫入獄多日,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,此刻的趙紉蘭更是沒有想到,法庭上的遙遙一見,竟成了她與丈夫的最後一面。

4月28日,趙紉蘭與孩子被放回家中,這天的傍晚,李大釗被處以絞刑,當趙紉蘭得知丈夫犧牲的噩耗後,更是哭得暈了過去,也就有了我們文中開頭的那一幕。

李大釗去世後,趙紉蘭除了精神上的打擊之外,她的身體也越來越差。

唯一支撐她活下去的,隻有兩個理由:

一、李大釗去世後一直沒有下葬,他的棺木還停放在寺廟中。

二、她膝下幾個孩子無人照看,最小的孩子才隻有幾個月大。

唯一讓趙紉蘭心中寬慰的是,李大釗被捕的時候,他的兒子葆華去了野外郊遊,正好躲過一劫,後來大家為了葆華的安危,便湊錢送他去了日本留學。

這也成了趙紉蘭心中唯一的慰藉。

1927年6月10日,趙紉蘭帶著四個孩子離開北京回到了老家,曾有人見她孤兒寡母可憐,打算將她和孩子送去蘇聯,趙紉蘭卻拒絕了。

彼時的趙紉蘭知道自己的身體大不如前,她生怕自己去了蘇聯回不來,到時候孩子們遠在異國他鄉,要怎麼生活呢?

李大釗犧牲後,趙紉蘭和孩子陷入了極度貧困中,雖然有北京大學寄生活費以及親友的資助,可這一家五口的日子還是過得緊巴巴。

趙紉蘭的身體每況愈下,精神也到了崩潰的邊緣。

丈夫一直沒有下葬,也成了趙紉蘭心中的痛,她隻得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兒女身上,1929年,遠在日本的葆華回家探親,讓趙紉蘭心中寬慰不少。

1931年夏天,趙紉蘭托李大釗的朋友把星華、炎華、光華三個孩子送去北京讀書,隻把年幼的欣華留在身邊照顧。

星華上學後半工半讀,在1932年夏天加入了共產黨,成為了一名地下工作者,葆華從日本回國後也參加了抗日救國的工作,兒女們繼承了父親的遺志,讓趙紉蘭又喜又憂。

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裡,趙紉蘭感到大限將至,便求助北京大學安排李大釗下葬,那時候的北京大學校長是蔣夢麟,同時他也是李大釗的好友。

如今見好友遺孀來求助,便一口答應下來,經過四處奔走,又發動大家捐款,蔣夢麟最終籌到了一筆資金,足夠給李大釗辦後事了。

李大釗的雕像

1933年4月23日,李大釗公葬儀式在北京舉行,許多學生和群眾自發地區送行,誰知送葬隊伍遭到了國民黨軍警的鎮壓,整個葬禮搞得一團糟。

趙紉蘭冷冷地看著這一切,此刻的她心中已經沒有悲痛,有的隻是恨,她恨反動當局,更恨破壞送葬隊伍的暴徒。

23日下午,李大釗的棺木被送去了香山東麓的萬安公墓安葬,他的墓碑上還刻著一個鮮紅的五角星,裡頭還有一個鐮刀圖案。

趙紉蘭知道,這是地下黨組織送來的,是用來紀念李大釗的。

丈夫下葬後,趙紉蘭也病倒在床,為了讓李大釗入土為安,她徹夜難眠耗盡心血,如今丈夫長眠於地下,趙紉蘭知道,自己的生命也快走到盡頭了。

1933年5月28日,在李大釗下葬的35天後,趙紉蘭與世長辭,結束了她悲苦的一生,這一年的趙紉蘭,隻有49歲。

她離世的那一天是端午節,也是李大釗下葬的五七,趙紉蘭唯一的遺願就是希望葬在李大釗的墓旁。

他們生前恩愛了一輩子,逝後也希望永遠在一起,趙紉蘭愛李大釗,李大釗也愛趙紉蘭,這對苦命的愛人,最終長眠於地下。

發佈留言